首页 >>

管虎是好厨子,黄渤是好佐料,《杀生》是好菜肴

标题:管虎是好厨子,黄渤是好佐料,《杀生》是好菜肴

我就是想知道,他是怎么死的。

管虎和黄渤的缘分,最远要追溯到2000年的电视剧《上车,走吧》。

而最近的,就是刚在国庆档斩获22亿票房的大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
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第一个篇章《前夜》,是管虎导演,黄渤担纲主演,讲述1949年开国大典前夜,为了领导人能顺利用上电动升旗装置,工程师林治远和解放军士兵争分夺秒的故事。

管虎的作品能抓人心魄,主要是因为他在电影里的人物刻画相当深刻,而在戏剧冲突的表现上,又总是引入朋克元素,人物的夸张变形与场景的快速移动,搭配密集的音乐,所营造的戏剧张力,让观众有了身临其境的紧张感。

《前夜》中的倒计时是紧张。《厨子戏子痞子》中的阁楼藏匿战是紧张。

《杀生》中的杀人,也是紧张。

管虎是好的厨子,黄渤是好的佐料。《杀生》是好的菜肴。心由境生

中国传统文化中,“境由心生”是老生常谈。

这句话的本意是,我们所看到的万事万物,其实都是因为我们当时的内心所决定的。颇有点唯心主义的意味。

其实,深层次的,则是在告诫人们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或快乐或失败,都不过是过眼云烟。这就是封建时代的佛系思想啊。

然而,《杀生》中不是这么说的。

当苏有朋饰演的牛医生,在长寿村一间破旧的密室里挂出这句话时,其实正是对长寿村长久以来遮蔽了自己双眼的潜意识,一次直白的总结。

“心由境生”

对长寿镇来说,长寿是荣誉,守住荣誉是规则。破坏规则需要被逐出本镇,或者说永远不要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为了维持并打破长寿记录,一群老头子用吊水的法子维持着祖爷爷的寿命。

为了规则,全村可以让寡妇去殉葬。

为了不破坏规则,这个天生的异类牛结实(黄渤饰演)必须离开村子。

所谓心由境生,大概就是长寿镇的人世代守着村子的规则,也随之将这种规则内化成为内心信仰。

然而,牛结实作为村子里的外来者,长期破坏者村子里的规则,扰乱着村子里的秩序,村子里的人却又无可奈何。

无法用暴力使他屈服,也不能将他赶出这个村子。

所以,制服外来异类牛结实,成了整个村子的共识与团结的基础。

这也是他们新的信仰。

牛结实是“境”,对付牛结实是“心”。

当牛医生直白的说出,是否要杀死牛结实时,村子里的代表们,纷纷表示迟疑。

一来,是长寿村崇尚长寿,也就是在自然的基础上尊重生命。

不过,只有到了100岁以后的老人们,才是值得他们尊重的。因此,对于长寿的信仰,成了笼罩在长寿村上的无形荣耀,村子的人所要维护的是这层荣耀,而不是长寿的人。

但正如村子里的人宁愿吊水拖延祖爷爷生命一样,他们想的更多的是延续生命,而不是剥夺生命。

二来,是村子里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目的等同于杀人。

当牛医生问出这样的问题时,是对村子里的人们强烈的诉求一次突破常规的解决方案。

因为牛医生是村子里唯一出去读过书的人,他的“心”受过外界的“境”的熏陶,也就自然比村子里的人要看的远。

而且,牛医生是最想杀死牛结实的人。

因为两人都还小的时候,牛结实调皮从牛医生家里天窗处偷了腊肉,愤怒之下,幼年牛医生将天窗封死导致楼下烤着炭火的爷爷奶奶中毒窒息死亡。

这样的“境”也直接塑造了牛医生的“心”。

而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,他们不知道强行延续生命其实也是在杀人,祖爷爷临死前想要喝口酒都不行。

最后是牛结实给了他死前的快乐。

而祖爷爷水葬的时候,马寡妇(余男饰演)被动成为了陪葬品。

这也是村子里的杀人手段。

只是,村子里的人避讳杀人,潜意识里会认为他们在做好事,守规则。

然后,牛医生换了一种说法,说是不是再也不想看牛结实。

大家才认可了这种说法。

这是一种变相杀人法。

村子里与牛结实斗了几十年都没有成功,因为牛医生的“心由境生”杀人法,短时间就把牛结实给打败了。

这恰恰是本片的魔幻之处,不仅全村人(除了孩子、傻子还有哑巴)加入到这个行列,而且人如其名的牛结实,最终在村子人的神神叨叨中,把自己给瓦解了。

兵法中有“攻心为上”的说法。杀死牛结实的,不是刀斧,而是村子人营造的假象。

当所有人都在牛结实面前,对牛结实的身体状况表示担忧。

当牛结实也确实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如以前好,而且连小孩都比不过。

虽然这都是一些小把戏,但是这样的“境”,让牛结实的“心”信了。杀人诛心

其实,换个角度,牛结实的死,并不是死于疾病。

当任达华饰演的官派医生作为外来人,进入长寿村调查关于传染病疫情开始,才正式宣告牛结实的死亡。

因为,牛结实的遭遇,是心理上的攻击,让他放弃生的希望,默认自己即将死亡的命运。

而真正动手将牛结实送进鬼门关的,是官派医生的那场解剖。

在医生的手术刀下,牛结实五脏六腑都很健康,这完全构不成牛结实的死亡。

于是,在官派医生的调查下,发现了这场全村人的密谋。

杀人诛心,不用刀斧。

这场把戏,击垮了牛结实的心理防线。

牛结实从父亲那一代,作为外来人进入长寿村,这决定了他在本质上与长寿村的心理距离。

而牛结实却因为成长在村子里,早早的把自己当成村子里的人。

他认为在村子里的打闹,村民们的反抗是一种情感上的互动。

等到后来,村民们都不再与他进行猫鼠游戏,回归到假惺惺的关爱状态时,他才开始觉得自己逐渐被村子抛弃。

而直接击垮牛结实的,并不是那个子虚乌有的病(牛结实找到了自己的片子,并没有任何问题)。

而是村子里对寡妇以及寡妇肚子里的孩子的态度。

牛结实违反村里的传统与寡妇有染,甚至怀了孩子。因此,村里决定让牛结实消失(村里人想的确实是消失,而不是杀人)。

但是,牛医生的态度不一样。

他因为自己爷爷奶奶的遭遇,是从小就对牛结实产生杀心的。

为此,他愿意回来为村民出谋划策,说服村民用帮助牛结实消失的法子,杀死牛结实。

而后来牛结实得到报应,完全散失生的希望。村民打算放他一马时,牛医生大声反对。

最后,他妥协的条件,是一定要除掉寡妇肚里的孩子。

为了保护牛结实,寡妇决定堕胎,这一行为让牛结实不知所措,如果是针对他的任何暴力,他都可以接受,但是对自己的孩子不行。

也是因为寡妇的无可奈何逼迫下,牛结实决定放弃自己生命,拯救孩子。

可以说,牛结实的死,是诛心的结果。

而发起人是长寿村村民,牵头者是牛医生,推动者是寡妇,执刀者是官派医生。

牛医生对村民的信仰洗礼,对寡妇的诛心,恰恰也是对自己信仰践行。

他最后死于屠夫注射在猪肉里的毒药,埋葬于长寿村的大地震。毁灭前夜

长寿村是在几座山中间,这个村子从清朝开始就因为长寿扬名。

然而,这个村子的生命并非长寿,而是如同村子里陈旧的思想和信仰一样,等待崩塌。

那场不知道何时到来的地震,已经成为悬在村民头上的刀。

而地震前的预警,是那块巨石。

很早之前就要砸毁村子的山顶巨石,最后还是悬在崖壁,靠着几根木棍支撑着。

这预示着长寿村的灭顶之灾即将到来,而村子里的人却还未曾意识到,靠着陈旧的思想以为可以撑住石头的降落。

牛医生说,这里的人不会离开,外人也不要管。

这是长寿村的思想格局,因此,他们并不在乎地震的到来。

其实,本片的时代背景放在20世纪四十年代,正是解放战争期间,新中国建国前夕。

长寿村与牛结实的斗争,恰恰是新旧思想的斗争。

有人守旧,有人做旧思想的裱糊匠,外来人牛结实、官派医生都没能挽救整个村子走向覆灭。

但是,最后还是留了一个希望。

寡妇带着孩子,在官派医生的帮助下,离开了长寿村。

他们是唯一脱离了这个陈旧思想桎梏的人。

片中其实给牛结实安排了多次代表新生的希望。

包括挖掘祖坟,打破“守着金山银山过穷日子”的思想,在水里放催情粉,让村民尽情释放欲望。

而催情粉的事件,也恰恰说明了这群村民,嘴里喊着规则,其实内心十分压抑。

里面有一个屠夫,其实也喜欢寡妇,但是碍于祖传规则,只能眼睁睁看着牛结实与寡妇结合。

他,也是牛医生之外,对牛结实唯一动了杀心并付出行动的,在猪肉里注入了毒药。

管虎是一个很有节奏感的导演,也很注重符号化。

片中牛结实与村民的对抗,在村头巷尾追逐的场景,显得紧张刺激,同时也突出了牛结实与村民之间充满戏剧性的冲突,对村民人性的刻画也十分到位。

无论是山顶巨石,还是那场地震或者瘟疫,甚至是村子里统一黑色着装的送葬仪式与宗教般的送葬行为,都为这个村子蒙上了一层难以捉摸、沉闷肃杀的气氛。

而有了管虎这个好厨子,黄渤在片中对于牛结实的刻画确实恰到好处或者说超出预期。

从泼皮无赖,到野蛮对抗,再到心理奔溃最后主动放弃,黄渤饰演的牛结实,是演技代表,值得很多演员学习了。

文章来源:小米进军冰箱领域

标签: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,肯尼亚客机坠毁,小吃店燃气爆炸,火星探测器首次亮相,美国代理部长辞职